[原创] 别人写的关于小白

诛仙 小白 张小凡 鬼厉

2015-10-10 1316


仰头痛饮,如长鲸吸水,酣畅淋漓! 

把三百年的酒,一夕仰尽! 
夜幕中的玄火坛庄重威严。团团地狱之火奔腾燃烧,有谁知道它焚毁的故事?又有谁知道它埋葬的回忆?巨响声后,烟尘散去,却是一个清清爽爽的女子,盈盈走向前台。 
多年的禁锢磨不尽志气,但肉体的灼热却化开了心底的坚冰。甚至亲子的惨死,也早已在她意料之中。没有歇斯底里的哭泣,也没有无止无休的唾骂,也许狐比人类更相信轮回吧?纵使玄火鉴以天地为柴熊熊燃烧,又怎比得上眼中,那两团痴情的烈焰!子孙如此归宿,何尝不是一种幸福。 
十万个失去自由的日夜,带来的不仅是苦难,更是一份处世不惊的安然与淡然:生命如此多姿,何不尽情享受一下呢? 
于是一句“小傻瓜”,叫得人人畏惧的鬼厉心惊肉跳,仿佛又变回了当年那个木讷的张小凡。这不是爱,而是欣赏,是安抚,是劝慰,是警告:你活得太累了啊……几句朦胧醉语,抵过无数劝世箴言。 
曾经沧海难为水! 
也许能震撼自己的,只有香醇甘洌的美酒了。 
用酒,纪念和忘记辉煌的往昔岁月…… 
柔媚如水,娇弱婀娜,狐媚的眼波里,晋人风范依稀可见。那惊天动地的一喝,足以令壮士汗颜。阮籍刘伶,不过如此吧! 
于是小白成了群芳中的史湘云,诛仙里的苏东坡,让人情不自禁拊掌大赞: 
快哉,九尾妖狐! 

诗曰: 
狐面人心尘世行,何妨楚楚并盈盈。 
焚香谷里结新友,玄火坛边忆旧情。 
百年豪饮图一醉,万里梦回已三更。 
我今憨眠君莫笑,须解无债一身轻!